云海之約,關于什么的云海填空的介紹

2019-12-15 02:02

對于赤水,我是陌生的,我只知曉這是千瀑之市,每到旱季,溪旁峰腰到處都是瀑水掙流,哪些大大小小的水簾在山上四周可掛,你隨意轉過那重山,總能看到二幅,所以印象中赤水的景色特性便是水,水養萬山,水養萬物,水養出赤水億萬年侏羅紀的歷史。

直到有天,個攝影朋友發了張赤水云海的圖片給我,我才真實的震動了,赤水,竟有如此純萃而磅礴的云海,而哪云海,最優的觀賞地位,是個叫望云峰的山頂,離赤水城區不過十來公里,因而動了去望云峰看云海的念頭。

當時對赤水環境陌生的我央著朋友帶我看云海,他笑著說:好景易得,云海難求,這云海不是你想看就能看到的,得地利地俐都占全了,才行。照我攝影多年的經驗,哪得選久雨初晴的第二天,如果早上三四點你能看到天上的星星,在六點之前趕到望云峰,哪十有八九就能看到真實的云海了!”聽他這么說,我的心頓時涼了半截,本來這云海是如此難得。

學會騎車當前,個人騎車去了幾次望云峰,源于時間不對,有時是滿山的薄霧,有時是灰灰的山,都不是真實的云海,心悵然著終是不甘。

有天凌晨四點多莫名醒來,望向窗外,月光皎潔,星空清朗,河風卷著雨后的清新撲面而來,心咯蹬下,這不是去洞壩看云海的好機會嗎?因而當即起床拾掇騎著車路飛奔,心里念著:云海,我赴約來了!請你,定要等我!

到達望云峰時還不到六點,站在茶場最前端的望云亭里,除了夙起鳥兒的清鳴聲,蟲蛙的呢喃聲,周圍是靜寂的,望出去,對面的山巒若隱若現,霧氣帶著茶的清噴鼻漫在周圍,光線愈來愈亮,而云海并未出現,難道我這么辛勞的赴約只是廂情愿?

正在我意氣消沉時對面的山澗忽然涌出大片白得像乳汁的濃霧,似千軍萬馬沖鋒上陣,它們掠過山腳大石盤的民族村,哪些村莊說沒就沒了;它們掠過山腰哪些綠的紅的藍的紫的樹叢,樹叢消逝了;它們掠過對面哪些險峻的圓潤的獨特的山峰,山峰不見了,它們所掠的地方,我曾經能看到的景都不復存在。

我恍然聽到《十面埋伏》的琵琶聲在云海響起,金戈鐵馬,所向無敵,在哪聲聲催陣的琵琶聲中,短短幾分鐘,面前唯有海,純萃的白的海翻滾著,望出去,一望無際,偶有不甘逞強的濃黑的山尖冒出個頭,立刻就被云海沉沒了,海里不時有驚濤騰起落下。

這時候的云海,像主宰著全部寰宇的霸主,把一切的山水都囊于本人懷中,然而,這還是不夠的,它們竭力的向周圍奔騰著,擴張著,似要吞噬掉全部寰宇,我從未料到這些輕柔的霧氣居然這么強勢。

如果不是手扶著望云亭,知曉本人處在望云峰上,我本相信本人是來到了海邊,仿佛找只扁舟,便可隨波逐浪,安閑消遙;仿佛翻個筋斗,便能騰云跨風,佯倘仙境;仿佛我腳踏出望云亭,我便不在是我。

我曾經不是我了,我在云海里翻騰打滾,我在云海里狂跑亂呼,全部望云峰就我個人像瘋子樣歡呼著激動著。這是我的云海,我朝思暮想的云海,我肆意享用著他的懷抱。

他從我伸出的指尖緩緩流淌,像紗卻沒有紗的粗涼,像乳卻沒有乳的濕粘,像水卻沒有水的厚重……他纏著我的手,纏著我的臉,纏著我源于歡悅而顫動的身體。

我鵠立在望云峰頂,仰著頭,閉著眼,高舉著雙手,任他在我耳畔切切私語,任他微涼的吻上我的發梢,任他流連著我不肯離去……我的心滿滿的全是感動,我的云海,本來你是如許溫順!

當我展開眼,云海曾經平靜了大量,云海之上連接天空的地方出現了片燦紅,透過哪些亮光,極目四望,云海上有手持樂鼓的人吹拉彈唱,有披著紅紗的仙女輕舞飛揚,有沒有數的看客撫掌高歌……這些手舞足蹈的可人兒可都是住在云海的神仙?

我不敢發出聲響,怕驚擾了他們!正在我沉醉的時辰忽然群白鶴發出悠久的鳴叫從云海中翩翩飛出,驚散了這場盛宴,仙女不見了,吹拉彈唱的不見了,撫掌高歌的也不見了,唯有面前這片海,透著紅暈的海我的云海與我絕對守望,這刻我唯有個念頭:醉臥青山之巔與這云海相棲相伴。

時間點點過去,山峰仿佛感遭到陽光的呼喚,極力的擺脫云海的掌控,冒出海面,變成暗礁。

太陽從云層里躍出,射出萬丈金光,白茫茫的云海像鍍上了金妝,變成了紅彤彤的金海,哪海伴隨光線的流轉而變幻萬千,秒秒鐘都不同讓我目不暇接,我不敢眨眼,恐懼眨眼就錯掉了最精彩的哪剎時。

刺目的陽光下云海開始燥動起來,它們順著山峰滑動,順著樹木滑動,順著哪些有跡可尋的東西滑動……遠眺出去,千重山萬重山尖從云海里表露出來,對面石頂山上的云海撤退到了半山,從高處往山腳奔泄著,構成了云瀑。

我從沒見過這么大的瀑布,整座山都是它的底幕,任它飄散任它飛揚任它襯著,仿佛珍有轟隆隆的水聲驚天徹響,初綻的晨光在上面隨便的抹著色彩,嫣紅,淺靛,暗青……整幅彩墨山水,隨意從那個角渡去看,都完滿得讓人驚嘆!

我醉在哪里,融進這光影里,滿眼都是哪美侖美奐的迭影,恨不能讓光陰中斷,只是不能啊,不管我心里如何的挽留,轉眼間,哪可惡的風刺目的光就把云海攪散了,它像潮汐樣疾速退去,石頂山出現了,山腳的村莊出現了,遠處的赤水城出現了……哪些我平常能看到的景色又回來了,唯有我的云海不見了!

它散成了薄霧,輕懸在山野間,隨風飄蕩著,愈來愈淡,周圍都是淅淅瀝瀝的聲響,樹枝上,石頭上,花上,亭子上連同我的身上,到處都濕淋淋的,我撫著臉上的潮濕,心有不舍,這是你在向我告別嗎?我的云海!回答我的,唯有滿山茶噴鼻和草長鶯飛的春光。

我伸出手,陽光從樹葉的縫隙里泄了出來,游走在我身上,光影里可見薄霧環繞在我四周像閃光的塵埃樣漂浮著散落著,我靜默著屏住呼吸,不敢動不忍動,只怕驚嚇了這云海給我的最終的禮物。

下山的時辰,還有類或濃或淡的云霧繞在山腰間,像環在青山上的腰帶,看起來風清云淡,唯有我知曉,它們曾經如何的氣勢驚人。

這場云海之約,畢生難忘,下次商定,又是什么時辰呢?我期盼著!

望云峰景區位于貴洲省赤水市大同鎮境內,景區距赤水郊區15公里,距大同鎮5公里,占地面積2000余畝,以其常年在山巔均能見到云海而得名。

大石盤苗寨位于赤水市大同鎮,是貴洲省30個最具魅力民族村寨和全國特點魅力村寨之,與國家級風景名勝區四洞溝景區河之隔,內有策應紅軍長征的地方武妝起義石頂山戰役遺址。

分享到:
文章評論 · 所有評論
評論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
點擊加載更多
© 2016-2018 諾夏在線 http://www.syqjko.live/
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湖北快三计划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复式6码二中二三中三多少组 真钱牛牛游戏平台 双色球机选在线 双色球官网 极速十一选五 烧烤摊没有海货赚钱吗 网络捕鱼怎么控制玩家 IOS飞艇开奖软件下载 吉林快三明日开奖结果预测 体彩20选5 3D试机号 新疆35选7怎么玩 球探篮球比分手机 新快3倍投稳赚技巧 007球探比分网即时比分